一个小号

【言白】归宿

恋与制作人,李泽言&白起
腐向慎入
oocoocooc





电脑拿去修了,手机中途码个小短文


重点!前半部分心理戏无聊,后半部分大概才甜回来,后期还有聊天群体,第一次写这种有bug请提
浑浑噩噩,写到不清醒……


动作参考新年限定卡那张亲手背的,手自动换成李总!!!



前文设定,悠然已经拒绝了白起和李泽言,两人也没打算纠缠她了,然后两人接触变多,隐隐双向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两人刚从一场爆炸中逃出来,气息紊乱,心如擂鼓。

乍起的警笛声响彻天际,一切都结束了。

在这个夕阳里,Black Swan的秘密基地高楼坍塌,成员树倒猢狲散,偌大的组织一夕之间分崩瓦解。国家Evol相关部门在做最后的善后工作。

悬在心头的巨石终于落地,两人却都没有什么喜色。两个大功臣相视了一眼,默契地没有去找别的伙伴,而是顺着沿海公路一前一后缓慢地走着。



白起看着前面李泽言的背影,抿了抿干裂的唇,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。欣喜只有一瞬,随后疲惫、厌倦、迷茫、后怕接踵而来,几乎把他淹没。

他向来不是个胆小怕死的人,枪林弹雨的生活于他不过家常便饭,但是这次,他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恐惧。这种感觉熟悉而又陌生,曾经他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女孩的时候也害怕过,如果自己在某次任务中没了,那个女孩该多难过,她的将来里没有他,那该多遗憾,他想都不敢想。

不过这次又有些不同。

半个小时前,基地内部第一次小规模爆炸时他们正处中心地带,猝不及防间李泽言把他拉进怀里,巨大的能量波险而又险地擦过他的脊背,他的心跳差点当场停止,缓了一口气才找回身体的控制权。

甫一出来,那件被火燎过的外套就被李泽言丢在了一边,他的领带遗落在了火海里,白衬衫上混合了血迹、硝烟和灰尘,花花绿绿的一片,和他日常笔挺整洁的姿态判若两人。

白起却不觉得这人有多狼狈,他眼前走马灯一样闪过很多场景,一会儿是李泽言满脸嫌弃递给他伞的手,一会儿是他坐在窗边落寞的身影,一会儿又是他眼中难得的笑意。

他终于后知后觉感受到了失而复得的狂喜,当下只想紧紧拥抱住眼前的人,却又有所顾虑,脑海里天人交战了几百轮都没个决定。

他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。



听到身后脚步声渐渐消失,李泽言回过头来:“怎么了?”

白起笑了笑,伸手一撑就坐到了栏杆上,那栏杆不是太高,他的腿放松下来还能轻轻点在地上。他说:“走得够远了,停下来歇歇吧。”

李泽言不置可否,也坐了上去。

两人之间空了差不多一个人的距离,这个距离很近,只要他们随便一人伸出手,就能碰到对方。



现在正值傍晚,夏天的落日总是很长,月亮也已经爬到半空。他们背着夕阳,看着月亮,风带走了身上最后一点硝烟和血的味道,两人身上特有的一点温柔干净的气息终于慢慢蔓延开来。

半晌后,白起率先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,他看向李泽言,问:“Black Swan已经解决了,你之后打算做什么?”

李泽言望着天上那弯钩月,神情难得放松,他带着些随意地回道:“以前怎么样,将来也怎么样。我既然没死在这里,就还会继续我的事业。”然后他看了过去,“你呢?”

白起收回了视线,沉默了一会儿,低头轻笑:“嗯,我喜欢警察这个工作,我也会一直干下去的。以前是为了保护悠然,现在我想……”

你想?你想干什么?

白起却就这么停了下来,李泽言看着他柔和的眉目,心里有一丝不悦一闪而逝。



白起突然伸手,握住了李泽言放在身侧栏杆上的手,微微皱眉:“你受伤了?”

李泽言低头,看见自己手背上有一道细长的血口,血已经凝住了,可以说连小伤都算不上。

白起轻柔地把他的手托了起来,这姿势有些暧昧,李泽言刚想说些什么,抬眼却看到了白起凝重的脸色和他眼里明灭的星光,眉间还隐隐有一丝心疼。

李泽言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,心口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热,喉咙有些干涩。

他一句话在喉咙里转了几圈,还没说出来,就感到手背伤口碰触到一片柔软。



他看到白起微长的发丝垂在挺直的鼻梁上,睫羽上凝着夕阳的光,领带垂在胸前,松开的领口露出漂亮的锁骨,以及其上陈旧的伤疤。

李泽言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不在原地,周边的景物都很陌生。

他一手撑在一旁的树上,一手捂住了脸,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吻落荒而逃。

随后,他莫名笑了两声,手掌下滑,按在自己滚烫的胸膛上,那颗心跳得很快,但不仅仅是剧烈运动的原因。

他清楚地知道那是个男人,也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喜悦,瞬间席卷了他的心脏。

他像个游子,找到了归宿。

他想,他应该有一个新的开始,他崭新的人生里不仅要有华锐,还要有一个人,一个家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(不负责水出来的后续)



第二天,某群。


8:37

周棋洛:卧槽??昨天我到处找你俩找不到差点吓死,结果你俩居然跑去约会了???@白起 @李泽言 [言白吻手图.jpg]

魏谦:卧槽!!!!!!

魏谦:不对,总裁这身衣服什么鬼?他穿了身乱七八糟的衣服跑去约会??啊啊啊啊我不信!!这图哪来的?!!

悠然:卧槽!!!!

周棋洛:@魏谦 那个那个,他们,额,我们去打了场真人CS!对对对,CS!图是许哥发给我的!

许墨:……

许墨:@周棋洛 洛洛,看私聊。

魏谦:啊啊啊怎么看都看不出ps痕迹,这难道是总裁的新癖好吗?!

周棋洛:@许墨 嗯?

悠然:@魏谦 别看了,八成是真的…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学长和我老板居然在一起了??!!!还是我学长先主动的?!!!

周棋洛:我……

顾梦:这好男人终将跟好男人在一起的世道!!

周棋洛:@许墨 QAQ撤不回了怎么办!!!

魏谦:@周棋洛 撤回什么?

白起:那个,不是,我只是看他手受伤而已……

悠然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

周棋洛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【算了,破罐子破摔了QAQ

魏谦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【ps总裁手上那口子也算伤吗?

顾梦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【什么伤有这种服务我也去划一个!!

白起:……

魏谦:@顾梦 姑娘,慎行慎言!

许墨:刚刚做实验去了,@周棋洛 你忘了你的老本行了吗。

悠然:简直公开处刑现场。

周棋洛:@许墨 对哦!吓吓吓吓傻了!

周棋洛撤回了一条消息

白起:@悠然 真是个意外……

悦悦:图呢!!!我还没保存呢!!!!

周棋洛:@白起 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!【看热闹不嫌事大

魏谦:@周棋洛 还好我眼疾手快,你撤回干什么?

悠然:@白起 学长,什么意外啊?

悠然:@悦悦 没事,我存了,待会发给你。

悦悦:@悠然 老板你真是个大好人啊!

白起:@悠然 ……管你们的,我走了,上班去了。

悠然:……猝不及防被发好人卡。

悠然:@白起 学长你今天还要上班?!昨天那破事搞那么大居然不给休假?

魏谦:诶呀!心有灵犀!总裁也准备去警局一趟!

周棋洛:!!!!!我仿佛闻到了奸情的味道!早知道不撤回了!!!

悠然:@周棋洛 你这话好像不太对???

魏谦:@周棋洛 你这话什么意思???

顾梦:神转折???

李泽言:@白起 你在哪?我有话跟你说。

李泽言:@周棋洛 幼稚。

李泽言:@许墨 等撤资吧。

李泽言:@悠然 你也是,你很闲吗?

李泽言:@魏谦 不清醒。

李泽言:@顾梦 你说什么?

………………

群里顿时哀声一片。



9:26

许墨:@李泽言 你怎么不拿你怼人的劲去追人家呢?:)

李泽言:……

悠然:???

魏谦:???

顾梦:???

悦悦:???

周棋洛:……吃瓜看戏。

许墨:@李泽言 人都要跟你抹清关系了,你还在这怼人。

李泽言:……

悠然:……这瓜……貌似不甜……

悠然:@李泽言 发生了什么?你和学长吵架了?刚好上就吵了?

李泽言:@悠然 闭嘴,明天早上我要看到策划书在我桌上。

悠然:???

李泽言:@魏谦 你也是,等加班吧。

魏谦:???????躺着也中枪?????

许墨:@魏谦 白起估计不在警局了。

悠然:@许墨 发生了什么……

许墨:@悠然 不是什么大事,昨天他被亲了之后跑了而已。

悠然:……

魏谦:……

顾梦:……

悦悦:……

魏谦:这不是真的……

周棋洛:许哥快撤回……

许墨:@李泽言 最后提醒你一下,他不在警局的话,可以去和那边有合作的医院看看,祝你好运:)

悠然:@许墨 学长怎么了???

许墨:@悠然 任务后一般会组织进行体检,还有心理治疗什么的,看他俩还能跑去约会应该问题不大。

悠然: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11:42

悠然:学长和总裁这么久都没出来了……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?

周棋洛:@悠然 不会的,你放心吧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15:55

悠然:@魏谦 你知道总裁去哪了吗?他们一直没出来诶。

魏谦:@悠然 不知道,总裁中午打电话过来让我把下午的会议推掉……再也不敢吃瓜了QAQ我多问了一句然后工作量多了一倍!

………………

18:01

悠然:@白起 @李泽言 你俩跑哪去了啊_(:3)∠ )_

………………

20:42

悠然:@白起 学长……

白起:@悠然 他睡了,你安静点。

悠然:@白起 !!!你是谁!!!!

白起:@悠然 有时间水群,明天策划别忘了。

悠然:凸凸凸!!!!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 End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新版lof卡死我了……每次都要走网页才能修文,心累……

离考完终于可以倒计时了qwq

下一篇开了个头,看字数感觉大概是个又臭又长又神神叨叨的狗血故事_(:3)∠ )_

中篇的样子?

灵感来源如图,还有之前想的一些梗,都混合在一起了_(:3)∠ )_

私设成山,有的东西我都是囫囵用的,想求小天使们多抓抓虫_(:3)∠ )_

写完再发,会写很久大概,中间可能会插队写点小短文?

尽量新年前写完,写完了还有脑洞就码新年贺文情人节贺文……

新年中写完那就避开头三天发owo毕竟大过年的发什么刀啊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年前?年中?那是啥?能吃吗?(╯▽╰ )

妥妥年后啦ヾ(´▽`*)ノ










要考试啦,考完试再回来溜达玩耍

修文+继续写

继续攒脑洞

写的太慢了哭晕,都是认识的字,排列组合起来怎么那么难呢

【言白】/【白言】风起

恋与制作人,李泽言&白起
腐向慎入
继续性冷淡不复还

终于赶上了!!!这是给李总的生贺~

专攻取名废一百年!




这里的私设是,白起的风场控制在室内的限制会很大,轻微的空气流动例如说话啊呼吸啊只能给他一点感知方面的帮助,快速运动带起来的风帮助就会大一些



(一)

窗外还剩半个太阳露在地平线外,日落前最明亮的光辉灌满大半间办公室。

魏谦刚进来就被那光刺着了,忍不住遮住眼睛,嘴里尽职地汇报着:“总裁,到时间了。”

李泽言站在庞大的落地窗前,手里端着一杯咖啡,全身都浸在光里。

闻言,他微微侧过头,低声道:“知道了,”然后回身把咖啡放到桌上,顺势看了一眼桌上的时钟,接道,“走吧。”

背光的原因,男人眼里多了几丝晦暗。

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远处,一片乌云悄然飘来。

(二)

城郊一栋破旧的筒子楼里,几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男人蛰伏在阴影里,余光俯瞰着对面的工厂。

五辆大货车稳稳当当地行驶过来,在工厂前停下,为首那辆副驾上的男人跳下车,上前敲了敲门,工厂紧闭的小门终于推开一条缝,出来了一个工人,招呼着货车从仓库开进去。

在所有车都开进工厂之后,筒子楼上的黑衣人动了动身影,其中一个低声说道:“接到消息了,潘老大就在第三辆车里。”

“好,准备一下,天黑了就立马行动。”

“是,白队。”

“白队,那边又发来消息了,他们可能带有武器。”

白起微微眯起眼睛,金色的瞳孔仿佛兽瞳,他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那就更要注意了。”

(三)

舒缓的音乐静静地流淌,客人们脸上都堆着笑意,推杯换盏,八面玲珑。

一盘盘精致的糕点如流水一般呈上,酒侍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,鬓边簪花的美人身边围绕着几位衣冠楚楚的绅士,华丽巨大的蛋糕放置在大厅正中央,一派纸醉金迷的光景。

主人翁的到来更是将这场盛宴推到高潮,李泽言面上比平常多了三分温和,越发显得温文尔雅,惹红不少千金佳人的两颊。

他走到个比较靠中的地方站着,没有多久周边就凑满了来寒暄祝福的人,有合作伙伴,也有竞争对手,他来者不拒,即使绵里藏针语中带刺,也见招拆招。

没多久,司仪笑着提醒他该去切蛋糕了,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腕表,然后微微一笑,风度翩翩地和周围的人告罪,大家也识趣地放他过去。

他一步步地走近蛋糕,甜腻的果香萦绕在他身周,很熟悉,他顿时有些恍惚,souvenir的厨房里也有这样的果香。

餐刀举起的时候,他从刀面反射的光里,瞥到了一抹栗色。

那么多双眼睛都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,他知道这种时候不应该分心,但是脑子里突然蹦出白起临走前的微笑。

他现在怎么样了。

刀落。

楼里的人都在注视这一幕,而楼外,乌云遮天一般席卷了所有的光。

(四)

“白队!白队!这里03,和06在工厂仓储区缉捕两人!”

“报告白队!这里04,在厂长办公室捕获一人!”

“报告……”

通讯器里传来队友们的汇报,白起缓慢地靠近前方的转角,心里默默地计算着双方所剩兵力。

特警队这边由他带队,一共来了八个人,各个都是精英,对面是恋语市一个黑帮组织,头子叫潘强,靠贩卖毒品起家,凭着一股狠劲在黑道里生生闯出一条血路,为人狡猾又奸诈,不是这次线人碰巧发现一些蛛丝马迹,还真没办法抓住这老狐狸。

机不可失。

白起在心里默念了一句。

前面有人,心跳急促,微风携来这么一个消息。

白起双手握紧了枪柄,他的呼吸已经放到最轻,脚步基本听不见声音,全身肌肉都做好了准备。

在影子超出墙角的一刹那,白起猎豹一样向着右前方扑去。

“砰!”

一枚子弹穿过他刚刚站的地方!

转角的敌人没想到他竟然那么敏捷,要转身已经来不及了,白起连续两脚跺在墙壁上,借力回身的一瞬子弹出膛,射中对方的大腿。

男人发出一声惨叫,跪倒在地。

白起立马上前强行把他的双手扳到背后,掏出手铐锁住。

兔起鹘落,一连串动作都发生在十秒之内。

就在手铐“咔”的一声落锁时,一道尖利的气流向他冲来!

白起当机立断,几乎是在风给他传来危险信号的同时,把身前的敌人一起扑倒在地,紧接着一个翻滚,两人一同撤回到转角后面。

通讯器里的汇报暂时告了一段落,加上自己抓到的这个,目前对方还剩五个人。报告里没有人说自己有碰到潘强和他重金聘请的那个亡命之徒王三,那刚刚开枪的人应该就是其中一个。

白起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低声对通讯器里说了一句“快来几个人到三号车间”,然后再次安静地蛰伏起来。

“哟。”那人轻佻地怪叫一声,“条子,你那张脸,啧啧,比哥过去四十年里玩过的所有女人的都要漂亮,要不要跟哥走,哥会疼你的。”

然后就是一大串下流的淫言秽语。

不是潘强。

白起得到这个结论后,面不改色地倚着墙,利用这点时间调整状态并等待援军。

室内的风实在有限,那人又一直不动,虽然嘴上说个不停,但是实际上耐心到像个猎人,只能靠之前那发子弹和一点点空气的流动推断出一个大致的方位,但是以他现在的角度射不到,必须要冲出去才有把握。

只能赌一次。

渐渐的,对方仿佛说累了,打了个哈欠。

白起猛地冲了出去,同时,第一颗子弹划破他的裤子,白起朝高处开了一枪,第二颗子弹也正好擦过他的腰际。

他听到一道极力压抑的呻吟。

白起没给他任何缓冲的时间,迅速奔向楼梯。

在风的加成下他几乎是眨眼就跑到了王三眼前。

白起侧头又躲过第三枪,然后旋身一脚重重踹在了王三的肚子上,王三口中喷出一口血,手枪脱手而出,踉跄了两步,眼一闭瘫倒下去。

白起撑着栏杆微微喘了一口气,在他直起身体一刹,背后莫名一阵战栗!

密集的枪声接踵而来!

白起闪身躲进旁边的转角里,然后眼睁睁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三被打成筛子,子弹噼里啪啦撒了一地。

白起的眉峰深深地皱了起来,紧接着他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,这里竟是个死胡同。

来人打了一个呼哨,一点脚步声也不掩饰地走了过来,很快就到了转角口。

是潘强。

“哟,原来是特警大队的白队啊,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,我好扫榻相迎以诚相待啊。”

他嘴上打着招呼,手上却是精准地一枪打在白起的枪身上,白起手腕一阵剧痛,枪掉了下去。

对方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样子,哈哈大笑起来,又是一枪打在白起脚下,逼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。

他像猫捉老鼠一样找到了乐趣,一点也不急着把人玩死了,只一枪一枪地把人逼到无路可退了,才重新端起枪来,瞄准他的头:“白警官,我们帮会虽然不是什么大帮,但是高层福利还是很不错的,如果你肯来帮帮我们,好处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白起眼里带着浓浓的不屑,嗤笑道:“做梦吧。”

潘强被他那双金色的眼睛盯着,忍不住有一点心忌。

这么漂亮的眼睛,怎么就长在了这人的脸上呢。

潘强心里有些可惜,但是毫不犹豫地就扣下了扳机,子弹旋转着出膛。

时间仿佛放慢了很多,白起感觉自己能用肉眼看到子弹在一点点放大,但是身体却丝毫不听使唤,依旧留在原地。

就在子弹离白起不足十厘米的时候,全世界突然安静下来,连外面倾盆而下的雨声都听不到了。

子弹凝固在原地,白起在本能的趋势下矮身让过那枚子弹,抽出靴子里藏着的军刀狠狠掷了出去。

时间停止只有短短一瞬,潘强只感到眼前一花,然后肩头剧痛,有温热的液体溅到了脸上,胳膊一点劲也提不起来,步枪脱手,靠着系带堪堪挂在身上,然后一股巨力从前方传来,他倒飞着砸了出去。

白起紧跟着扑到他身上,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潘强脸上,然后反手一个手刀劈在他的颈动脉上,强制把人打晕。

做完这些之后,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,死里逃生后的余悸让他的身体有些虚脱,这时候他才有时间想起李泽言。

李泽言……

是出了什么事吗?

通讯器里突然传来队友疯狂的吼声:“白队你在哪!!潘强这个疯子在厂里放了定时炸弹!!!!你快出来!!!!!”

白起闻言一把揪起潘强的后领,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
(五)

“嗡嗡嗡”

漆黑的办公桌上,调了震动模式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,是一个陌生电话,并没有保存在联系人里。

然而主人此刻并不在这。

楼下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手机停了又亮,反复两次之后,终于没了动静。

等李泽言从浴室出来,已经过了半个小时。

今天的雨真的很大,十年都碰不上一次那么大的。

即使车刷开到最大,可见度也低得可怜。

他无可避免地淋湿了一些,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洗澡。

出来后,他一反常态地没有第一时间回到书房,而是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,看着连接了天地的滂沱大雨。

都这个时间了,白起那边的任务结束了吗?他怎么样了?这天气对他们的行动有影响吗?

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悸动,李泽言面上不由带了一点忧色。

他就着这雨声,独身走在长长的走廊上。

雨声遮住了回响的足音。

李泽言看到自己手机上三个未接来电,都是出自同一个陌生号码。

他的心猛地就提了起来,手指快过他的思维,几乎是眼睛看到屏幕的瞬间就回拨了过去。

他感觉自己的理智有些陷入瘫痪,脑子里乱成了浆糊,在听到手机里传来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的时候,一个不祥的念头渐渐浮出水面,跃上心头。

他顿时一刻也坐不下去了,抓起手机和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就往楼梯口走去。

再次路过落地窗走廊,窗外的雨声似乎比刚才更密集了,天色也更暗了。

这时,他的手机又一次亮起,是另外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他几乎是带了几分惶急地接起电话,声音带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:“喂。”

“嗯?李泽言?”

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他的心突然又坠回了胸腔里,庞大的心理落差后让他的后背爬满了汗水,他伸手撑在落地窗上,掌心冰凉一片,他看到落地窗上映着的自己,脸色惨白,不能自已地喘着粗气,脸上却渐渐蔓延开喜色。

他没事。

他没事。

白起又在电话里急切地喊了几句,他这才回过神来,回道:“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

“我说你怎么不接我电话,怎么突然又不说话了。”

“抱歉,刚才我在洗澡,没听到。”

“你声音怎么那么难听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没事,站起来有点猛,有些头晕。”

“你注意点你自己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我的手机弄丢了,现在借的是同事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。”

“那之前那个?”

“也是,但是没电了,我又换了一个。”

“你这次受伤了吗?”

“哦,我没事,擦破了点皮,”白起甩了甩自己绑着绷带的手腕,又说道,“这雨可真大,我回来的时候都淋湿了。对了,你之前怎么使用超能力了?”

听白起问到这个问题,李泽言心里一紧,问道:“影响到你们的任务了?”

“没有,就是随口问下。”

李泽言这才放下心来,说道:“宴会上有个小姑娘差点被刀叉扎着了,我拉了她一把。”

那个小女孩有一头栗色的长发,和你的发色一模一样。

这句话在总裁的喉咙里转了一圈,又压回了心里。

白起低笑了一声:“你倒是好心。”

然后他话锋突然一转:“这雨好像就要停了。”

李泽言抬头望了一眼天色,大雨的势头已经渐渐收住,就像它毫无预兆地飘来,这又要匆匆地散去。

“李泽言,你在窗边吗?”

李泽言疑惑道:“在,怎么了?”

“你打开窗。”

李泽言闻言将落地窗打开,顿时一股清风迎面而来,风里还有雨的湿意。

“我‘看’到你了,李泽言。”

“你的身体状态不是太好,多关心一下自己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

白起低声笑道:“生日快乐,李泽言。”



——  End  ——



【小彩蛋】

第二天李总办公室里多了台电风扇( づ ωど)





昨晚码到睡着了……还好立的flag最后刹住车没有发出去

有bug请提,什么工厂的布局规划什么什么什么的
……我已经写懵逼了

修改了点手枪bug

依旧是代入无力,转折生硬啊_(:3)∠ )_
还加上一个打斗贼难看
啊不对,我连人物对话我都不会写了ヾ(༎ຶД༎ຶ)ノ"





谢谢各位同好捧场~







【言白】耳钉

恋与制作人,李泽言&白起
腐向慎入
ooc还性冷淡

ヾ(´▽`*)ノ终于给言白产粮了,开心,明天总裁警花能爱我一次吗?




(一)

白起抱着一只湿哒哒的小狗飞回桥上。

悠然赶紧上前,把瑟瑟发抖的小狗抱到怀里,随后对着白起鞠了一躬:“谢谢学长!我以后会看好狗狗的,这次麻烦你了。你外套湿了吧,我帮你拿去……咦?”

悠然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白起纳闷道:“怎么了?我脸上沾到什么了吗?”

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悠然迟疑了一下,“学长……你的耳钉……哪去了?”

(二)

白起的耳钉弄丢了。

早上他出门的时候还戴着,路过花店的时候,卖花的姑娘还说他那一双耳钉像她店里最美的黑玫瑰。

那是他在高中毕业之后去玲珑阁定制的,后面刻了他名字的缩写,世界上只此一对。

代表了他的曾经,那些乖戾的、桀骜的、无望的过去。
【这个灵感来自微博荷兰鸭太太】

(三)

李泽言正在审批一份合同,右手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。

他随意瞟了一眼,看清内容后,眉峰渐渐蹙起。

——“总裁,我今天遛狗的时候狗狗掉水里了,麻烦学长帮我捡了上来,但是学长的耳钉弄掉了一只,他在河边找了好久了也没找到,可能是被水冲走了,他回去了您好好安慰安慰他,耳钉我砸锅卖铁也给学长买一对回来!(T▽T)     by悠然”

李泽言当然知道那双耳钉对白起意味着什么,当下心里狠狠剜了悠然一刀,给她回复了一长串零,附带一句“明天早上九点我要看到策划出现在我桌上”,然后无情地关掉屏幕。

他坐在办公椅上沉思了一会儿,给魏谦打了个电话。

(四)

耳钉没了,但是班还是要上的。

恋语市下面一个县级市里出现了一个Evolver的足迹,白起暗里跟踪观察了那个Evolver几天,在他贪欲作祟想要滥用能力的时候将他缉捕。

他回到恋语市的时候是下午三点,任务提前结束,他无事可做,这时候李泽言一般都在办公室处理事务,他就熟门熟路地飞了进去。

李泽言果然在,见他来了就停下工作问了几句“有没有受伤”“有没有按时吃饭”的话,得到回复后就看着他躺进沙发里休息。

白起摩挲着自己的左耳,那里少了一枚耳钉,有些不习惯。

他想,他过几天应该再去定制一个。

细微的风带来李泽言的气息,他在朝自己靠近,眨眼功夫就近在咫尺。

白起微微颔首,目光跟着他移动,看他坐到自己身边,然后伸手把他搂了起来。

白起疑惑道:“干什么?”

“……”李泽言沉默了一下,掩饰性轻咳了一声,把手里攥着的东西递给了白起。

是个很小很精致的盒子,很像珠宝店用来装首饰的礼盒,白起挑挑眉:“神秘兮兮的,难道里面装了戒指?李泽言,你是要跟我求婚?”

见李泽言的神情微妙了一瞬,他心情跃然,好奇地打开了盒子。

只见里面静静地放着一双黑色耳钉,清晰地映着他和他背后明亮的日光。

白起金色的瞳孔微微一缩,蓦地转头:“你……”

李泽言伸手握住他的手背,轻声说:“求婚怎么可能那么随意啊,笨蛋。”然后一脸漫不经心地接着道,“悠然那姑娘唠嗑的时候听到的,她话挺多的,你知道的。”

他又拿过那个小盒子,对白起道:“来,我替你戴上。”

李泽言小心翼翼地把耳钉和耳堵分开,动作有点笨拙,但是神情流露着他自己都没发觉到的认真。

白起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。

突然,李泽言在他耳边沉声道:“这上面刻了我名字的缩写,别再弄丢了。”

(五)

李泽言最后带走了他换下的那个耳钉,几天后,魏谦在总裁的左手中指上发现了一枚镶着黑钻的戒指。


——  End  ——






很少写东西,有什么意见建议bug尽管提ヾ(´▽`*)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