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小号

【言白】/【白言】风起

恋与制作人,李泽言&白起
腐向慎入
继续性冷淡不复还

终于赶上了!!!这是给李总的生贺~

专攻取名废一百年!




这里的私设是,白起的风场控制在室内的限制会很大,轻微的空气流动例如说话啊呼吸啊只能给他一点感知方面的帮助,快速运动带起来的风帮助就会大一些



(一)

窗外还剩半个太阳露在地平线外,日落前最明亮的光辉灌满大半间办公室。

魏谦刚进来就被那光刺着了,忍不住遮住眼睛,嘴里尽职地汇报着:“总裁,到时间了。”

李泽言站在庞大的落地窗前,手里端着一杯咖啡,全身都浸在光里。

闻言,他微微侧过头,低声道:“知道了,”然后回身把咖啡放到桌上,顺势看了一眼桌上的时钟,接道,“走吧。”

背光的原因,男人眼里多了几丝晦暗。

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远处,一片乌云悄然飘来。

(二)

城郊一栋破旧的筒子楼里,几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男人蛰伏在阴影里,余光俯瞰着对面的工厂。

五辆大货车稳稳当当地行驶过来,在工厂前停下,为首那辆副驾上的男人跳下车,上前敲了敲门,工厂紧闭的小门终于推开一条缝,出来了一个工人,招呼着货车从仓库开进去。

在所有车都开进工厂之后,筒子楼上的黑衣人动了动身影,其中一个低声说道:“接到消息了,潘老大就在第三辆车里。”

“好,准备一下,天黑了就立马行动。”

“是,白队。”

“白队,那边又发来消息了,他们可能带有武器。”

白起微微眯起眼睛,金色的瞳孔仿佛兽瞳,他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那就更要注意了。”

(三)

舒缓的音乐静静地流淌,客人们脸上都堆着笑意,推杯换盏,八面玲珑。

一盘盘精致的糕点如流水一般呈上,酒侍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,鬓边簪花的美人身边围绕着几位衣冠楚楚的绅士,华丽巨大的蛋糕放置在大厅正中央,一派纸醉金迷的光景。

主人翁的到来更是将这场盛宴推到高潮,李泽言面上比平常多了三分温和,越发显得温文尔雅,惹红不少千金佳人的两颊。

他走到个比较靠中的地方站着,没有多久周边就凑满了来寒暄祝福的人,有合作伙伴,也有竞争对手,他来者不拒,即使绵里藏针语中带刺,也见招拆招。

没多久,司仪笑着提醒他该去切蛋糕了,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腕表,然后微微一笑,风度翩翩地和周围的人告罪,大家也识趣地放他过去。

他一步步地走近蛋糕,甜腻的果香萦绕在他身周,很熟悉,他顿时有些恍惚,souvenir的厨房里也有这样的果香。

餐刀举起的时候,他从刀面反射的光里,瞥到了一抹栗色。

那么多双眼睛都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,他知道这种时候不应该分心,但是脑子里突然蹦出白起临走前的微笑。

他现在怎么样了。

刀落。

楼里的人都在注视这一幕,而楼外,乌云遮天一般席卷了所有的光。

(四)

“白队!白队!这里03,和06在工厂仓储区缉捕两人!”

“报告白队!这里04,在厂长办公室捕获一人!”

“报告……”

通讯器里传来队友们的汇报,白起缓慢地靠近前方的转角,心里默默地计算着双方所剩兵力。

特警队这边由他带队,一共来了八个人,各个都是精英,对面是恋语市一个黑帮组织,头子叫潘强,靠贩卖毒品起家,凭着一股狠劲在黑道里生生闯出一条血路,为人狡猾又奸诈,不是这次线人碰巧发现一些蛛丝马迹,还真没办法抓住这老狐狸。

机不可失。

白起在心里默念了一句。

前面有人,心跳急促,微风携来这么一个消息。

白起双手握紧了枪柄,他的呼吸已经放到最轻,脚步基本听不见声音,全身肌肉都做好了准备。

在影子超出墙角的一刹那,白起猎豹一样向着右前方扑去。

“砰!”

一枚子弹穿过他刚刚站的地方!

转角的敌人没想到他竟然那么敏捷,要转身已经来不及了,白起连续两脚跺在墙壁上,借力回身的一瞬子弹出膛,射中对方的大腿。

男人发出一声惨叫,跪倒在地。

白起立马上前强行把他的双手扳到背后,掏出手铐锁住。

兔起鹘落,一连串动作都发生在十秒之内。

就在手铐“咔”的一声落锁时,一道尖利的气流向他冲来!

白起当机立断,几乎是在风给他传来危险信号的同时,把身前的敌人一起扑倒在地,紧接着一个翻滚,两人一同撤回到转角后面。

通讯器里的汇报暂时告了一段落,加上自己抓到的这个,目前对方还剩五个人。报告里没有人说自己有碰到潘强和他重金聘请的那个亡命之徒王三,那刚刚开枪的人应该就是其中一个。

白起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低声对通讯器里说了一句“快来几个人到三号车间”,然后再次安静地蛰伏起来。

“哟。”那人轻佻地怪叫一声,“条子,你那张脸,啧啧,比哥过去四十年里玩过的所有女人的都要漂亮,要不要跟哥走,哥会疼你的。”

然后就是一大串下流的淫言秽语。

不是潘强。

白起得到这个结论后,面不改色地倚着墙,利用这点时间调整状态并等待援军。

室内的风实在有限,那人又一直不动,虽然嘴上说个不停,但是实际上耐心到像个猎人,只能靠之前那发子弹和一点点空气的流动推断出一个大致的方位,但是以他现在的角度射不到,必须要冲出去才有把握。

只能赌一次。

渐渐的,对方仿佛说累了,打了个哈欠。

白起猛地冲了出去,同时,第一颗子弹划破他的裤子,白起朝高处开了一枪,第二颗子弹也正好擦过他的腰际。

他听到一道极力压抑的呻吟。

白起没给他任何缓冲的时间,迅速奔向楼梯。

在风的加成下他几乎是眨眼就跑到了王三眼前。

白起侧头又躲过第三枪,然后旋身一脚重重踹在了王三的肚子上,王三口中喷出一口血,手枪脱手而出,踉跄了两步,眼一闭瘫倒下去。

白起撑着栏杆微微喘了一口气,在他直起身体一刹,背后莫名一阵战栗!

密集的枪声接踵而来!

白起闪身躲进旁边的转角里,然后眼睁睁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三被打成筛子,子弹噼里啪啦撒了一地。

白起的眉峰深深地皱了起来,紧接着他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,这里竟是个死胡同。

来人打了一个呼哨,一点脚步声也不掩饰地走了过来,很快就到了转角口。

是潘强。

“哟,原来是特警大队的白队啊,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,我好扫榻相迎以诚相待啊。”

他嘴上打着招呼,手上却是精准地一枪打在白起的枪身上,白起手腕一阵剧痛,枪掉了下去。

对方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样子,哈哈大笑起来,又是一枪打在白起脚下,逼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。

他像猫捉老鼠一样找到了乐趣,一点也不急着把人玩死了,只一枪一枪地把人逼到无路可退了,才重新端起枪来,瞄准他的头:“白警官,我们帮会虽然不是什么大帮,但是高层福利还是很不错的,如果你肯来帮帮我们,好处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白起眼里带着浓浓的不屑,嗤笑道:“做梦吧。”

潘强被他那双金色的眼睛盯着,忍不住有一点心忌。

这么漂亮的眼睛,怎么就长在了这人的脸上呢。

潘强心里有些可惜,但是毫不犹豫地就扣下了扳机,子弹旋转着出膛。

时间仿佛放慢了很多,白起感觉自己能用肉眼看到子弹在一点点放大,但是身体却丝毫不听使唤,依旧留在原地。

就在子弹离白起不足十厘米的时候,全世界突然安静下来,连外面倾盆而下的雨声都听不到了。

子弹凝固在原地,白起在本能的趋势下矮身让过那枚子弹,抽出靴子里藏着的军刀狠狠掷了出去。

时间停止只有短短一瞬,潘强只感到眼前一花,然后肩头剧痛,有温热的液体溅到了脸上,胳膊一点劲也提不起来,步枪脱手,靠着系带堪堪挂在身上,然后一股巨力从前方传来,他倒飞着砸了出去。

白起紧跟着扑到他身上,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潘强脸上,然后反手一个手刀劈在他的颈动脉上,强制把人打晕。

做完这些之后,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,死里逃生后的余悸让他的身体有些虚脱,这时候他才有时间想起李泽言。

李泽言……

是出了什么事吗?

通讯器里突然传来队友疯狂的吼声:“白队你在哪!!潘强这个疯子在厂里放了定时炸弹!!!!你快出来!!!!!”

白起闻言一把揪起潘强的后领,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
(五)

“嗡嗡嗡”

漆黑的办公桌上,调了震动模式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,是一个陌生电话,并没有保存在联系人里。

然而主人此刻并不在这。

楼下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手机停了又亮,反复两次之后,终于没了动静。

等李泽言从浴室出来,已经过了半个小时。

今天的雨真的很大,十年都碰不上一次那么大的。

即使车刷开到最大,可见度也低得可怜。

他无可避免地淋湿了一些,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洗澡。

出来后,他一反常态地没有第一时间回到书房,而是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,看着连接了天地的滂沱大雨。

都这个时间了,白起那边的任务结束了吗?他怎么样了?这天气对他们的行动有影响吗?

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悸动,李泽言面上不由带了一点忧色。

他就着这雨声,独身走在长长的走廊上。

雨声遮住了回响的足音。

李泽言看到自己手机上三个未接来电,都是出自同一个陌生号码。

他的心猛地就提了起来,手指快过他的思维,几乎是眼睛看到屏幕的瞬间就回拨了过去。

他感觉自己的理智有些陷入瘫痪,脑子里乱成了浆糊,在听到手机里传来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的时候,一个不祥的念头渐渐浮出水面,跃上心头。

他顿时一刻也坐不下去了,抓起手机和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就往楼梯口走去。

再次路过落地窗走廊,窗外的雨声似乎比刚才更密集了,天色也更暗了。

这时,他的手机又一次亮起,是另外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他几乎是带了几分惶急地接起电话,声音带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:“喂。”

“嗯?李泽言?”

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他的心突然又坠回了胸腔里,庞大的心理落差后让他的后背爬满了汗水,他伸手撑在落地窗上,掌心冰凉一片,他看到落地窗上映着的自己,脸色惨白,不能自已地喘着粗气,脸上却渐渐蔓延开喜色。

他没事。

他没事。

白起又在电话里急切地喊了几句,他这才回过神来,回道:“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

“我说你怎么不接我电话,怎么突然又不说话了。”

“抱歉,刚才我在洗澡,没听到。”

“你声音怎么那么难听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没事,站起来有点猛,有些头晕。”

“你注意点你自己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我的手机弄丢了,现在借的是同事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。”

“那之前那个?”

“也是,但是没电了,我又换了一个。”

“你这次受伤了吗?”

“哦,我没事,擦破了点皮,”白起甩了甩自己绑着绷带的手腕,又说道,“这雨可真大,我回来的时候都淋湿了。对了,你之前怎么使用超能力了?”

听白起问到这个问题,李泽言心里一紧,问道:“影响到你们的任务了?”

“没有,就是随口问下。”

李泽言这才放下心来,说道:“宴会上有个小姑娘差点被刀叉扎着了,我拉了她一把。”

那个小女孩有一头栗色的长发,和你的发色一模一样。

这句话在总裁的喉咙里转了一圈,又压回了心里。

白起低笑了一声:“你倒是好心。”

然后他话锋突然一转:“这雨好像就要停了。”

李泽言抬头望了一眼天色,大雨的势头已经渐渐收住,就像它毫无预兆地飘来,这又要匆匆地散去。

“李泽言,你在窗边吗?”

李泽言疑惑道:“在,怎么了?”

“你打开窗。”

李泽言闻言将落地窗打开,顿时一股清风迎面而来,风里还有雨的湿意。

“我‘看’到你了,李泽言。”

“你的身体状态不是太好,多关心一下自己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

白起低声笑道:“生日快乐,李泽言。”



——  End  ——



【小彩蛋】

第二天李总办公室里多了台电风扇( づ ωど)





昨晚码到睡着了……还好立的flag最后刹住车没有发出去

有bug请提,什么工厂的布局规划什么什么什么的
……我已经写懵逼了

修改了点手枪bug

依旧是代入无力,转折生硬啊_(:3)∠ )_
还加上一个打斗贼难看
啊不对,我连人物对话我都不会写了ヾ(༎ຶД༎ຶ)ノ"





谢谢各位同好捧场~







评论(17)

热度(2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