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小号

【言白】归宿

恋与制作人,李泽言&白起
腐向慎入
oocoocooc





电脑拿去修了,手机中途码个小短文


重点!前半部分心理戏无聊,后半部分大概才甜回来,后期还有聊天群体,第一次写这种有bug请提
浑浑噩噩,写到不清醒……


动作参考新年限定卡那张亲手背的,手自动换成李总!!!



前文设定,悠然已经拒绝了白起和李泽言,两人也没打算纠缠她了,然后两人接触变多,隐隐双向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两人刚从一场爆炸中逃出来,气息紊乱,心如擂鼓。

乍起的警笛声响彻天际,一切都结束了。

在这个夕阳里,Black Swan的秘密基地高楼坍塌,成员树倒猢狲散,偌大的组织一夕之间分崩瓦解。国家Evol相关部门在做最后的善后工作。

悬在心头的巨石终于落地,两人却都没有什么喜色。两个大功臣相视了一眼,默契地没有去找别的伙伴,而是顺着沿海公路一前一后缓慢地走着。



白起看着前面李泽言的背影,抿了抿干裂的唇,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。欣喜只有一瞬,随后疲惫、厌倦、迷茫、后怕接踵而来,几乎把他淹没。

他向来不是个胆小怕死的人,枪林弹雨的生活于他不过家常便饭,但是这次,他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恐惧。这种感觉熟悉而又陌生,曾经他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女孩的时候也害怕过,如果自己在某次任务中没了,那个女孩该多难过,她的将来里没有他,那该多遗憾,他想都不敢想。

不过这次又有些不同。

半个小时前,基地内部第一次小规模爆炸时他们正处中心地带,猝不及防间李泽言把他拉进怀里,巨大的能量波险而又险地擦过他的脊背,他的心跳差点当场停止,缓了一口气才找回身体的控制权。

甫一出来,那件被火燎过的外套就被李泽言丢在了一边,他的领带遗落在了火海里,白衬衫上混合了血迹、硝烟和灰尘,花花绿绿的一片,和他日常笔挺整洁的姿态判若两人。

白起却不觉得这人有多狼狈,他眼前走马灯一样闪过很多场景,一会儿是李泽言满脸嫌弃递给他伞的手,一会儿是他坐在窗边落寞的身影,一会儿又是他眼中难得的笑意。

他终于后知后觉感受到了失而复得的狂喜,当下只想紧紧拥抱住眼前的人,却又有所顾虑,脑海里天人交战了几百轮都没个决定。

他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。



听到身后脚步声渐渐消失,李泽言回过头来:“怎么了?”

白起笑了笑,伸手一撑就坐到了栏杆上,那栏杆不是太高,他的腿放松下来还能轻轻点在地上。他说:“走得够远了,停下来歇歇吧。”

李泽言不置可否,也坐了上去。

两人之间空了差不多一个人的距离,这个距离很近,只要他们随便一人伸出手,就能碰到对方。



现在正值傍晚,夏天的落日总是很长,月亮也已经爬到半空。他们背着夕阳,看着月亮,风带走了身上最后一点硝烟和血的味道,两人身上特有的一点温柔干净的气息终于慢慢蔓延开来。

半晌后,白起率先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,他看向李泽言,问:“Black Swan已经解决了,你之后打算做什么?”

李泽言望着天上那弯钩月,神情难得放松,他带着些随意地回道:“以前怎么样,将来也怎么样。我既然没死在这里,就还会继续我的事业。”然后他看了过去,“你呢?”

白起收回了视线,沉默了一会儿,低头轻笑:“嗯,我喜欢警察这个工作,我也会一直干下去的。以前是为了保护悠然,现在我想……”

你想?你想干什么?

白起却就这么停了下来,李泽言看着他柔和的眉目,心里有一丝不悦一闪而逝。



白起突然伸手,握住了李泽言放在身侧栏杆上的手,微微皱眉:“你受伤了?”

李泽言低头,看见自己手背上有一道细长的血口,血已经凝住了,可以说连小伤都算不上。

白起轻柔地把他的手托了起来,这姿势有些暧昧,李泽言刚想说些什么,抬眼却看到了白起凝重的脸色和他眼里明灭的星光,眉间还隐隐有一丝心疼。

李泽言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,心口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热,喉咙有些干涩。

他一句话在喉咙里转了几圈,还没说出来,就感到手背伤口碰触到一片柔软。



他看到白起微长的发丝垂在挺直的鼻梁上,睫羽上凝着夕阳的光,领带垂在胸前,松开的领口露出漂亮的锁骨,以及其上陈旧的伤疤。

李泽言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不在原地,周边的景物都很陌生。

他一手撑在一旁的树上,一手捂住了脸,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吻落荒而逃。

随后,他莫名笑了两声,手掌下滑,按在自己滚烫的胸膛上,那颗心跳得很快,但不仅仅是剧烈运动的原因。

他清楚地知道那是个男人,也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喜悦,瞬间席卷了他的心脏。

他像个游子,找到了归宿。

他想,他应该有一个新的开始,他崭新的人生里不仅要有华锐,还要有一个人,一个家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(不负责水出来的后续)



第二天,某群。


8:37

周棋洛:卧槽??昨天我到处找你俩找不到差点吓死,结果你俩居然跑去约会了???@白起 @李泽言 [言白吻手图.jpg]

魏谦:卧槽!!!!!!

魏谦:不对,总裁这身衣服什么鬼?他穿了身乱七八糟的衣服跑去约会??啊啊啊啊我不信!!这图哪来的?!!

悠然:卧槽!!!!

周棋洛:@魏谦 那个那个,他们,额,我们去打了场真人CS!对对对,CS!图是许哥发给我的!

许墨:……

许墨:@周棋洛 洛洛,看私聊。

魏谦:啊啊啊怎么看都看不出ps痕迹,这难道是总裁的新癖好吗?!

周棋洛:@许墨 嗯?

悠然:@魏谦 别看了,八成是真的…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学长和我老板居然在一起了??!!!还是我学长先主动的?!!!

周棋洛:我……

顾梦:这好男人终将跟好男人在一起的世道!!

周棋洛:@许墨 QAQ撤不回了怎么办!!!

魏谦:@周棋洛 撤回什么?

白起:那个,不是,我只是看他手受伤而已……

悠然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

周棋洛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【算了,破罐子破摔了QAQ

魏谦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【ps总裁手上那口子也算伤吗?

顾梦:@白起 白警官,这话你自己信吗?【什么伤有这种服务我也去划一个!!

白起:……

魏谦:@顾梦 姑娘,慎行慎言!

许墨:刚刚做实验去了,@周棋洛 你忘了你的老本行了吗。

悠然:简直公开处刑现场。

周棋洛:@许墨 对哦!吓吓吓吓傻了!

周棋洛撤回了一条消息

白起:@悠然 真是个意外……

悦悦:图呢!!!我还没保存呢!!!!

周棋洛:@白起 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!【看热闹不嫌事大

魏谦:@周棋洛 还好我眼疾手快,你撤回干什么?

悠然:@白起 学长,什么意外啊?

悠然:@悦悦 没事,我存了,待会发给你。

悦悦:@悠然 老板你真是个大好人啊!

白起:@悠然 ……管你们的,我走了,上班去了。

悠然:……猝不及防被发好人卡。

悠然:@白起 学长你今天还要上班?!昨天那破事搞那么大居然不给休假?

魏谦:诶呀!心有灵犀!总裁也准备去警局一趟!

周棋洛:!!!!!我仿佛闻到了奸情的味道!早知道不撤回了!!!

悠然:@周棋洛 你这话好像不太对???

魏谦:@周棋洛 你这话什么意思???

顾梦:神转折???

李泽言:@白起 你在哪?我有话跟你说。

李泽言:@周棋洛 幼稚。

李泽言:@许墨 等撤资吧。

李泽言:@悠然 你也是,你很闲吗?

李泽言:@魏谦 不清醒。

李泽言:@顾梦 你说什么?

………………

群里顿时哀声一片。



9:26

许墨:@李泽言 你怎么不拿你怼人的劲去追人家呢?:)

李泽言:……

悠然:???

魏谦:???

顾梦:???

悦悦:???

周棋洛:……吃瓜看戏。

许墨:@李泽言 人都要跟你抹清关系了,你还在这怼人。

李泽言:……

悠然:……这瓜……貌似不甜……

悠然:@李泽言 发生了什么?你和学长吵架了?刚好上就吵了?

李泽言:@悠然 闭嘴,明天早上我要看到策划书在我桌上。

悠然:???

李泽言:@魏谦 你也是,等加班吧。

魏谦:???????躺着也中枪?????

许墨:@魏谦 白起估计不在警局了。

悠然:@许墨 发生了什么……

许墨:@悠然 不是什么大事,昨天他被亲了之后跑了而已。

悠然:……

魏谦:……

顾梦:……

悦悦:……

魏谦:这不是真的……

周棋洛:许哥快撤回……

许墨:@李泽言 最后提醒你一下,他不在警局的话,可以去和那边有合作的医院看看,祝你好运:)

悠然:@许墨 学长怎么了???

许墨:@悠然 任务后一般会组织进行体检,还有心理治疗什么的,看他俩还能跑去约会应该问题不大。

悠然: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11:42

悠然:学长和总裁这么久都没出来了……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?

周棋洛:@悠然 不会的,你放心吧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15:55

悠然:@魏谦 你知道总裁去哪了吗?他们一直没出来诶。

魏谦:@悠然 不知道,总裁中午打电话过来让我把下午的会议推掉……再也不敢吃瓜了QAQ我多问了一句然后工作量多了一倍!

………………

18:01

悠然:@白起 @李泽言 你俩跑哪去了啊_(:3)∠ )_

………………

20:42

悠然:@白起 学长……

白起:@悠然 他睡了,你安静点。

悠然:@白起 !!!你是谁!!!!

白起:@悠然 有时间水群,明天策划别忘了。

悠然:凸凸凸!!!!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 End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新版lof卡死我了……每次都要走网页才能修文,心累……

评论(6)

热度(129)